即时生活电商,看Instacart在中国的各种学徒
发布日期:2015/05/28 阅读:4908

拼车、小时工、半成品食材、上门美甲、按摩等等,越来越多O2O服务出现,定义了一个个细分领域,给用户提供不同于过去的消费体验。用互联网来改造线下传统行业,在 “共享经济”、“众包”等领域衍生出了很多新机制。有了互联网平台,那些传统行业得以升级,支撑起规模高效运作。

在电商和配送结合的领域,“即时生活电商”这样一种O2O新模式在国内迅速火热。即时生活电商不同于电商,相比电商,它以不同思维切入仓储与配送,颇有“三体”思想中的降维打击的意思。诸如一号店这类的电商,中心仓的仓储模式和快递的物流体系决定了它们配送需要一天时间。然而即时生活电商的配送时间则可以压缩至一小时甚至半小时送达。

解决快的问题,需要不同的思路。而颠覆往往来自跨界的不同领域。我们先看看国内较少了解的美国公司Instacart。它看上的就是即时生活电商这个市场。

简单说,Instacart提供的是跑腿代买服务。用户在手机上下单,Instacart集中在商超附近的采买者就会代为采购和送货上门,主要就是日常生活需要的品类,一小时内送达服务费为9.99美元。而Instacart自己并不自营商品,不建立仓储,少量自有配送人员,绝大部分配送人员都是社会化力量众包。

成立时间2年多的Instacart在今年1月宣布获得了2.2亿美元的C轮融资,估值已经达到20亿美元,其背后聚集了KPCB、红杉资本、Andreessen Horowitz、Thrive Capital、Comcast Ventures及YC新总裁Sam Altman等一批知名投资者。2014年,其在美国覆盖的城市达到15个,而今年将覆盖全美主要城市。Instacart 对《纽约时报》表示, 2014 年该公司的营收增加了10倍。

Instacart模式的中国学徒

在中国,Instacart模式也有了众多的学徒。不过根据业务链条不同以及市场选择和目标用户的不同作为切入点,最终在Instacart模式上形成了不同模式,衍生出轻重不同的两派。

一类是以快快鱼等为代表的轻模式。与Instacart的市场不同,它们在国内转向了校园市场,而非从城市社区切入。快快鱼与校园周边商户谈折扣价, 学生用户在手机上下单,参与配送的学生众包完成采买服务,配送到寝室。比如你要买盒方便面,懒得下楼,就在快快鱼上下单,快快鱼的配送同学按零售价采购,免配送费送给用户,而商品零售价与折扣价之间的差价就是配送者的服务费。

相对Instacart以及它在国内的模仿者聚焦居民社区不同,校园市场具备了一些独特的地方。

首先,同质型用户集中,在地里位置和消费群体上都集中。商店一般在学校两公里以内。这样配送时间也相对有保证。快快鱼的模式是自己不自营商品、不建仓储物流,自己只是提供网上的撮合平台,是聚焦一个细分用户群的轻模式。

在轻模式中,从校园市场切入,实现从0到1,进而垄断,比社区居民市场更有爆发力。就像Facebook先从一个了解的小市场做起,做透一个细分人群,然后再引爆有同样需求的群体是互联网阵营的创业者切入的好方式。

其次,用户群集中使得营销成本、口碑的传播以及配送的问题也容易解决。社区的配送,如果采用社会化的力量,用户会担心安全性。据报道数据,去年10月上线的快快鱼如今已经在全国拓展到100多个城市,覆盖了上千多所学校,日单量峰值5月初已经突破10万多单。

轻模式类似UBER,比拼的是撮合的效率、调度的优化、用户获取和物流的成本,以及最重要的是扩张的速度。背后比拼的是资本的野心。

另一类是以爱鲜蜂为代表的重模式。爱鲜蜂在业务链条上涉及多个环节,在商品供应链、品类选择、物流配送、区域和目标用户方面,继承了Instacart的一些特点,但又显示出诸多不同。

爱鲜蜂的模式是自营商品与网络平台的结合。自营卖的都是自己代理的商品,而网络平台则是提供给社区商店一个“网店”, 社区小店把商品放到爱鲜蜂的平台上,品类上总体为日杂商品,用户能看到附近提供的商品下单。社区里的配送就由这些小店的工作人员承担,1小时内送达。面对的是城市社区的居民。这是一种混合型模式,而且是一种偏重的模式。

其优势是有独特商品,能在社区居民市场建立起一定的门槛。而劣势是作为一种传统商品代理商和电商以及众包配送的混合模式,将来的发展受限更多。比如在更有即时消费需求的商品品类方面,重模式玩家是否要进入自营?如果不选择那些即时消费需求强的日杂品类,而是自己代理的食品等商品,跟电商拼配送速度,品牌和流量就不占优势,新用户成本会高。

选择“轻模式”的Instacart能走多远

Instacart所处的市场环境与国内不同。大学校园宿舍的聚集性和国内并不相同,美国城市居民社区和市民出行采购的习惯、成本也与国内市民也有较大差异。汽车社会中的美国人一般去大超市周末集中采购,驾车花费时间也要付出停车费和时间。而社区杂货店并不像我们这般密集。国情不同导致了中美在这一模式上的差异。

无论轻重,最终模式要符合市场需求,业务链条和成本、收入结构要匹配。Instacart创始人阿普瓦•梅塔(Apoorva Meht  )曾在亚马逊负责程序算法,找出送货上门的最有效路线。而创立Instacart则是因为梅塔认为亚马逊的服务并非十分高效。作为互联网人,他选择了轻模式,不建供应链、仓储,用众包来提供采购配送这样的人力服务,这也是他的优势所在。

按照互联网的思维,轻模式可以快速获取市场。除了校园市场,资本利用的效率相对高,能扩展到多个城市。不需要将资金投入到自营商品压货和仓储上,而是投入到获取用户上,引爆各个地方大学市场。此外,从重模式到轻模式难,而从轻模式到重模式相对较易。

Instacart 投资方之一Thrive Capital的合伙人Will Gaybrick 表示:“Instacart 的商业模式最激动人的一点就是资本效率,可以很快的速度进入一个新市场。”今年,拿到大额投资的Instacart除了考虑扩张到的城市外,在代为采购日杂之外也将探索增加其他的服务。

千寻E学院定位为中小创业者的决策参考,内容集合电商业界评论、热点解读、高效资讯,聚焦创新创业、经营之道。电商大爷——全网电商精选内容,电商人必备,即刻扫码关注!
分享到:

超级干货发布分享
live chat
客服系统
live chat
在线营销
live chat